心靈有約

搜尋

(戴哈拿 於 2006年01月14日 01:10:00)
有一首詩歌叫「神的路」,歌詞是:「神的路最美善,雖我不明瞭,為何憂愁,試煉常把我環繞,主用各樣方法,煉我像精金,故我順服信靠,我慈悲父神。神的路最美善,神的路最美好,我願常依靠祂,惟祂能引導。」
1968年我與曾牧師就已經在屏東崇蘭里德國差會牧會,1971年我們被派到屏東林邊牧養一間教會擔任主牧,兩年後要調到第二間教會時,我心裡依依不捨感到很難過,因為和教會弟兄姐妹已建立很深的感情,真的是很惆悵難捨。要來接任的傳道人半安慰半開玩笑說:「不要難過啦!多換幾間教會,就不會哭了。」可是除了在神學院20多年任教服事之外,過去至少有廿二年時間是在牧會生涯裡,從南部、中部、北部、多間教會的牧養經歷中,我們卻發現服事越久的教會,和弟兄姐妹相處的感情就越深,離別就越痛苦,常常想念曾經與我們同甘共苦;一起為神的事工辛勞的人,也許是我太重感情吧?雖然已經過了幾十年了,還是很懷念過去那些弟兄姐妹,我常在禱告裡提他們的名字來紀念。
上帝的恩典,給曾牧師有教學的恩賜,加上多年的牧會經歷,我一路陪著他做上帝的工作,雖然有時也會經過黑暗的山洞,但是看到他堅定的信心,與及我們家人同心的禱告,很快就使我們看到太陽,「黑夜也變白晝」,耶和華賜福滿滿,1990年起,因著神特別的帶領,我們順服上帝的呼召,轉入神學院作全時間的服事,我起先很不習慣,因為以前牧會時,我都帶領弟兄姐妹一起去訪問,有時去領人信主,但是現在沒有羊可帶,就好像失去了甚麼。還好不久就看到,在神學院的大家庭的生活中,也有另外溫新的一面,每週機過校園時,常可聽到同學們喊:「曾師母早」「曾師母好」一天要回答很多次,漸漸感到神學院教學也有另一種美的滋味。幾間神學院知道我過去在牧會上的經歷後,特別請我在「孩子的問題」「夫妻的問題」「婆媳問題」「師母的角色」「如何做聖餐餅」「如何在教會插花」「婦女會如何帶領」等等的需要上幫助他們,以前曾牧師都說:「我要訓練同工做教會事工,妳一定要是第一個被訓練,才能去帶領他們。」因此我學會各種事奉的方式,我協助曾牧師牧養過大教會、也牧養過小教會,牧養過台語教會,也牧養過國語教會,領過「主日禮拜」及「專題講座」,「查經班」與「禱告會」,「電話禱告網與」與「三福佈道」…。進入神學院後,初期沒有固定牧養同一間教會,每週常與曾牧師及我女兒往各教會參觀聚會,或隨曾牧師去主領的教會做禮拜,因此有機會看到許多不同形態的教會,各種教會的建築,聚會形態,招待新人的方式,教會插花,等等…以前做牧會師母時,都只能顧到自己的教會,要看到別人的教會是很難的,如今上帝給我在人生的經歷,加上在各個教會所看的,成為我豐富的見證,實在太感謝神。
不久上帝又帶領我們到中台神學院,幾年後因為受到友人持久、特別、又熱情的請託,我們既然這個神學院有如此大的困難與需要,心受感動來到中壢的一間神學院協助,上帝就安排我做「校牧輔導」組長的事工,我在第一次參加週會時,聽到全校師生慷慨激昂、血脈激流,唱著感人的校歌,我的心很受感動,心想一生中為主作工,搶救失喪的靈魂是我最大的目標,雖然很多機會,名利富貴放在我們的眼前,我們一家人還是甘心丟棄所有,選擇忠心奉獻給主。
感謝主,在神學院中有機會在教牧輔導室擔任院牧關懷與輔導的工作,這是我的恩賜也是我喜歡的服事,全校學生每學期至少有一次的「愛心有約」,有的二次,還有自動要求三次的約談,因為能將心裡的事(悄悄話)說出來和我一起禱告,那是何等甜美的時間,有時下課可聽到同學大聲呼喊著:「曾師母,妳在哪裡,我要「愛心有約」有的同學也把太太帶來「愛心有約」,同學們很喜歡,他們為我取了一個名字叫「愛心媽媽」,我真希望上帝賜給我更大的「愛心」「耐心」陪著同學們在靈裡成長,不但外面充滿傳福音的熱力,更能在品格上不斷的被調整,好像聖經所說的:「若有人在基督裏,他就是新造的人,舊事已過,都變成新的了。」(哥林多後書5章17節)想到上帝為我選的道路實在是最美好的。
去年因為非常特殊的因素,我們再次順服上帝的帶領,進入另一個全新的服事,與幾位同工在桃園建立台宣神學院,在完全空無一物,四壁蕭條、雙手空空的情況下,經歷了創世記第一章的神蹟,也真實看到全能的神,真的能在曠野開道路,沙漠開江河,在信心與順服的生活中,感受到上帝的奇妙同在!各位弟兄姐妹,在你一生中曾經懷疑過上帝慈愛嗎?不要再依靠自己了,因為依靠自己腳步會軟弱無力,身體會疲倦、心會操煩,唯有上帝為我們選的路,祂必保守,如鷹展翅飛騰,你必定會體會到「神的路最美」。
「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。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;他們奔跑卻不困倦,行走卻不疲乏。」(以賽亞書40章31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