院長家書

搜尋

創世記九章27節挪亞提到:「願上帝使雅弗擴張,使他住在閃的帳棚裡;又願迦南作他的奴僕。」雅弗即是現在的歐洲人,正如挪亞所預言的一樣,歐洲人成為後來強盛的基督教國家。但是這個使他興盛的基督教又是怎樣來的?透過「使他住在閃的帳棚裡」這句話點出了這個信仰的根源其實會來自於閃,也就是亞洲人。亞弗的信仰將會源自於閃的帳棚(遮蓋),而這是一個什麼樣的遮蓋呢?

一、兩個信上帝的民族~猶太民族
這個世界只有兩個民族生下來就是信上帝的,第一個是閃的後代猶太人。猶太人的上帝信仰來自於閃,閃來自於挪亞,就這樣直推溯到亞當(中國人與猶太人源於同一個祖先)。猶太人是從亞伯拉罕開始的,亞伯拉罕住在吾珥,而吾珥是一個雕刻偶像的地方,在波斯灣、巴比倫這個巫術的中心,所看的盡是廟宇巫術雕刻偶像的,這樣的家庭怎麼會出現一個信上帝的亞伯拉罕?查考聖經會發現有此可能性:若聖經的年代正確,那麼亞伯拉罕和閃的年代起碼有200年是重疊的,可能這個上帝信仰是由閃直接傳給亞伯拉罕的。所以亞伯拉罕才開始離開本地本族父家,去尋找一神論的信仰,也就是後來希伯來人的上帝。「希伯來」原來的意思是跨越大河的民族,而亞伯拉罕正是跨越幼發拉底河、底格里斯河、肥沃月彎,進入迦南地的希伯來民族祖先,所以他們生下來就信上帝。
二、兩個信上帝的民族~中華民族
另一個則是從黃帝開始的廣義的華人,查考中國古典無論禮記、詩經就能知道,中華民族原來就是信上帝的,一直到西周春秋戰國的孔子。孔子雖是偉大的文學家,一個有貢獻於中華民族的至聖先師,但對基督教卻帶來極大的打擊,因為他的文學思想,使得中華民族不再拜上帝,從此中國人把有位格的上帝,改成沒有位格的天。有一次孔子病得很重,學生子路對孔子說:「子路為老師祈禱好嗎?」孔子說:「丘之禱久矣。」孔子雖然沒有批評子路,但委婉指出祈禱不會有什麼作用《論語‧述而》。孔子是一個「子不語怪力亂神」不談宗教、不談信仰的無神論者。面對信仰他怎麼處理?他巧妙的用不明顯反對的方式,卻把有位格的上帝改成沒有位格的天,使得對天的解釋可以是上帝或天空,他強化「君君、臣臣、父父、子子」的君臣關係來取代上帝,後來由孟子整理成五倫:君臣、父子、夫婦、兄弟、朋友《孟子‧滕文公上》。接著透過「獲罪於天,無所禱也。」《倫語‧八佾》把原來應是得罪上帝,沒有基督救恩寶血遮蓋禱告是沒有用的,變成矛盾理解成「天」也可以是無神論的共產主義(得罪影響生計的官員);也可以是多神論的台灣(得罪諸神),其實無論哪一個都背叛了上帝。如同猶太人生下來就是信上帝的,結果把耶穌基督釘了十字架一樣,這兩個生下來就是信上帝的民族,結果雙雙的遠離了上帝。
三、福音的第一棒
但是奇妙的福音並沒有被綑綁,上帝揀選了閃的後代保羅,藉著四次的旅行佈道替猶太人還福音的債,把猶太人福音的第一棒接了過來,把福音傳到整個歐洲,造成包含美國的歐洲基督教大復興,使得挪亞的預言應驗了:「亞弗的擴張、閃的帳棚(遮蓋)」。最後甚至被耶穌責備後的多馬也把福音帶到了印度、 西藏、尼泊爾。
雖然猶太人把福音的第一棒接了過來傳到整個歐美,也曾經締造了強盛的基督教文明,但是今天,歐洲的基督教沒落了,到處可見美麗寬廣的教堂變成了蚊子館,門可羅雀的沒落衰微,歐洲基督徒許多都已經不再上教堂了,許多都變成出生、結婚、過世才上教堂的三次基督徒。猶太人完成了福音的第一棒,自己反倒失落了。但是羅馬書十一章25-26節說:「弟兄們,我不願意你們不知道這奧祕,就是以色列人有幾分是硬心的,等到外邦人的數目添滿了,於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。」這裡說到有一天以色列全家會得救,可是現在已經2013年了,他們還是沒有得救,那一天要怎麼來?就是要「等到外邦人的數目添滿了」。
四、福音的最後一棒
全世界人口在2013年達到70億,怎樣才能「等到外邦人的數目添滿了」?看來看去只有華人能做到這件事。全世界華人約有14-15億人(中國人口正式登記約有13億),有哪一個民族能把福音傳遍全世界?只有華人。可是中國大陸是無神論,只能靠基督教開放的台灣,但是台灣又是2300萬人當中就有80%多神論,怎麼辦?只有兩個可能,一是藉著教會的禱告,上帝施行神蹟,台灣重演走出埃及,經歷如同埃及十災的轉變,然後台灣的信仰完全徹底翻轉過來;二是出現一個完全適合台灣文化的傳福音方法,那就是民俗福音解籤佈道。世界其他各國儘管有教會復興的,但仍無法因為了解台灣的文化背景,而為台灣設計一個只適合台灣民族的佈道方法,台灣的同胞只有台灣的教會能救,台灣教會將會因為一個適合台灣的傳福音方法而大復興。
耶穌曾講了一個大家都熟悉的浪子比喻,路加福音十五章說,那個人他有兩個兒子。你知道哪一個是浪子呢?其實兩個都是浪子。但是大兒子更糟糕,小兒子是名正言順的浪子,分家產、出去流浪。但是大兒子卻是住在家裡心卻背離父親。小兒子是猶太人,而華人就是大兒子,因為華人五千年前就信了上帝,但是猶太人是在三千多年前才因為亞伯拉罕信上帝的,兩個民族都是浪子。不僅如此,耶穌說還有第三個浪子要叫他回來,約翰福音十章16節說:「我另外有羊,不是這圈裡的;我必須領他們來,他們也要聽我的聲音,並且要合成一群,歸一個牧人了。」那就是外邦人數目要添滿。今天我們發現,小浪子第一個回頭悔改,在路加福音十五章21節他說:「父親!我得罪了天,又得罪了你。」信耶穌以後的小兒子猶太人,藉著保羅、多馬等許多門徒把福音傳遍了今日的歐美,現在他們福音的第一棒已經完成了,但是誰是最後一棒呢?


我們相信廿一世紀耶穌會再來,因為許多專家都指出地球不會超過廿一世紀,地球的資源與糧食已經快耗盡,加上暖化、天災地變和可能的核災,都會加速地球的結束。在這末後的世代,小浪子猶太人已經完成了福音的第一棒,而大浪子的華人就是我們,華人基督徒必須醒過來好好的傳福音,當華人醒過來的時候,全世界四個人就有一個是華人,若華人能起來傳福音的時候,將是能夠讓外邦人數目添滿的唯一可能。當外邦人數目添滿的時候,就能為耶路撒冷求平安,然後把福音傳回以色列,以色列就要全家得救。
奇妙的是,華人將要接這福音的最後一棒,而這最後的一棒將要從台灣開始,台灣如果要接福音這最後的一棒,把福音傳到中國大陸,那麼台灣一定要先大復興,台灣如果要大復興,一定要禱告在傳福音上爭氣,如果傳福音要爭氣,一定需要一套傳福音有力、台灣教會才懂得的民俗福音的傳福音方法~福音解籤。
期盼藉著台宣神學院所創立的民俗福音佈道法,帶領台灣眾教會一起完成華人福音的最後一棒。